手机端

伏羲女娲为何人首蛇身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伏羲女娲为何人首蛇身要谈女娲,就不得不提到伏羲,如同西方神话中夏娃和亚当不可分离的传说另外更巧的是,东西方这两种人类始祖,均和蛇结下不解之缘伏羲对于伏羲的记载,广泛见于先秦典籍之中,如《周易》中,正是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伏羲女娲为何人首蛇身

基督教中以蛇为邪恶,代表着原罪;可是在中国大地之上,蛇却化为我们人文始祖的一部分。如果从文物图像资料入手找寻,会发现伏羲女娲的形象多为人首蛇身的样子,这究竟代表着何种含义?此外,这种图像又集中出现在墓葬中,又暗藏什么玄机?

一、伏羲女娲的图像学特征

要谈女娲,就不得不提到伏羲,如同西方神话中夏娃和亚当不可分离的传说。另外更巧的是,东西方这两种人类始祖,均和蛇结下不解之缘。

伏羲:对于伏羲的记载,广泛见于先秦典籍之中,如《周易》中,正是伏羲始创八卦。

女娲::而女娲的记载,相比伏羲要少得多,可见于《山海经·大荒西经》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上先秦典籍之中,伏羲是伏羲,女娲是女娲,两者并没有在一起。而文献中首次将两者结合起来,出自《淮南子·览冥训》:

”伏戏女娲不设法度,而以至德遗于后世”

至于伏羲女娲以对偶神形象的出现比较晚,在东汉王延寿的《鲁灵光殿赋》中提到了二者:“伏羲鳞身,女娲蛇躯”,这是两者作为对偶神的最早记载。

接下来,两人以兄妹身份成婚,则在唐末李元的《独异志》中记载最详:

“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咒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伏羲女娲的关系也很有意思,是兄妹通婚。

说是那时候,世上只有兄妹俩人,怎么繁衍后代?但若兄妹结为夫妻,又觉得十分羞耻,所以两人为了找到在一起的合理性,索性就交给天意:

若烟悉合,则妹就兄,如此才有了世间芸芸众生!

这是山东嘉祥武梁祠的画像石(上图),其上便有伏羲女娲之形象,两人为人首蛇身,穿衣戴冠,分别手持规与矩,其尾部相交缠。同样的形象,在安徽萧县汉画像石中亦有发现(下图)。但特殊的是,此图中的伏羲女娲并未呈现交尾姿态。

所以,伏羲女娲是否交尾(卷和不卷),可能完全是看心情(狗头)。

除了汉代画像石上出现伏羲女娲,唐代绢帛画中,不仅大量出现伏羲女娲的图像,更是与墓葬直接相关。以吐鲁番地区出土资料为例,从1959年所发掘的tam301、302、303号墓发掘情况看,三座墓室的尸骨依次为一具、两具和三具,正与所发现伏羲女娲绢帛画的数目相合。

不仅如此,从已发掘的墓葬来看,十之六七的伏羲女娲图,有的挂在墓室顶部、有的覆盖在棺木、有的折叠在墓主身边……基本上是一墓出土一件,可知在当时的吐鲁番地区,每一次入葬可能会都会使用伏羲女娲绢帛画。

这就说明,伏羲女娲图像与墓葬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特殊联系。这个我们稍后再说。

从吐鲁番出土的伏羲女娲图,我们不难找出一些程式化的规律:

1、人物面部形象绝非固定,一般与当时社会风俗有关,所以既有典型唐人,又有西域胡人形象。

2、上身均穿衣相拥,甚至表现为手臂在同一个袖子之中;下身则呈现蛇尾相交,一般多为三重缠绕,花纹则各有差异。

3、伏羲均位于左侧,手持矩(代表方);女娲位于右侧,手持规(代表圆)。伏羲持矩方向多向内侧,而女娲持规方向多向上方。

4、在两人头部上方中央,表现一日轮形象;在两人尾部中央,则表现一月轮形象。

其实总结一下,第1和第2点主要涉及伏羲女娲的身体特征,人面部分因时因地而异,蛇尾部分则几乎一致,总的是要解释人首蛇身的构造问题;

第3和第4点,方位、持物、以及日月,不难看出这些要素与伏羲、女娲之男女特性,存在着某种极为强烈的二元对应关系,此外还牵涉天文旨趣。

了解了以上形象特征以及墓葬情境之后,接下来,我们就尝试下解决开头的两个问题。

二、伏羲女娲的天文学内涵

考古学中有一种方法叫做情境考古,而伏羲女娲图像,不出现在其他场景,偏偏独现于墓葬之中,足以说明墓葬这一特殊空间,才是我们认识伏羲女娲形象乃至内涵的认知起点

从汉代洛阳卜千秋墓中,其实我们已经能够窥管见豹,彼时的两位人文初祖伏羲女娲就已经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以及日中金乌、月中蟾蜍,共同出现在绘制于墓顶的天穹壁画上,而在汉代人的观念中,墓顶天穹其实正是一个微缩的宇宙!

而之前提到唐代吐鲁番的墓葬,这种羲女娲图像的天文学旨趣则更加明显:

除了保留中原地区汉代以来的伏羲女娲基本图式之外,在其四周更是绘满了许多象征星辰的圆点以及各式星宿,恰好与分居上、下的日和月,形成一幅浩瀚无垠的天象图!

当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便是吐鲁番地区之所以用绢帛画形式的伏羲女娲图像,来装饰墓室,其实说到底也是一种无奈之下的变通:

这一时期吐鲁番地区墓葬的规模多半不大,由于墓室狭小、空间有限,根本无法像中原地区的墓室一样,以完整的天文图像来装饰墓顶,所以采用张挂或钉在墓顶的方式来代替。吐鲁番阿斯塔纳-哈拉合卓墓群分期研究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即从第二期开始,吐鲁番地区墓葬中的壁画逐渐消失,用棺量也逐渐减少,此时却大量出现了伏羲女娲图像的绢帛画。所以,从功能以及用途来看,这些伏羲女娲图像是星象壁画的替代品无疑。

ok,所以问题就变成了,天文星象(伏羲女娲作为其一部分)为何与地下墓室相结合?

实际上,在汉代死后成仙的信仰之下,汉墓正通过一系列图像与符号的架设,将墓室完全变成了一个由死而仙的生命转化空间将死亡的现世与不朽的来世连接起来。这种感觉,倒是和后来道教强调以丹炉凝聚与逆转时空来烧制金丹的过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道士们通过人工控制火候4320时(即一年)的炼丹过程,来实现自然界要4320年才能完成的自然成丹过程。因此,丹鼎的存在,相当于自然而言,变相地压缩了巨量时间,时间问题得以解决。

“四千三百二十年丹成......上界一日一夜,为人间五年。且人间一年十二月三百六十日,一月三十日,又一日十二时,一月三百六十时,合一年四千三百二十时,象天生自然还丹”——《丹论诀旨心照五篇》

至于空间,那些被汉人认定具有非凡特性的山中石室、以及功能类似的地下墓室,都可以看做是丹家炉鼎的延伸和变形,经过特殊的仪式,便可在其中将死者的生命形态进行转化,这也不难理解为何《真诰》这种早期道书,将人的坟墓称为“炼形之宫”。

换句话说,墓室就是炉鼎,时间便是炉火,死者即是丹药。在宗教学实质上,丹的特殊价值就在于:它可以被按照特定程式、通过与时空结合的炉火,被转化为丹,即道的化身,得之可以成仙不死!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转化过程对于时空条件具有很高要求。所以,怎么创造出合适的时空条件?

伏羲女娲、辰宿列张组合成的墓顶天象图,便是一种汉人重建的时空秩序。在汉代二元五行理论体系下,一切皆有严格对应:

阴阳、日月、春秋、东西、男女、生杀、火水、德刑、 规矩

而伏羲与女娲这一对被精心挑选出来的对偶神,正是“一阴一阳谓之道”的集中体现,他们一春一秋,一规一矩、一男一女。为何单独挑出这三组对应关系?因为这正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一春一秋是为时间轮转,一规一矩暗含天圆地方,一男一女寓意生命转化!

1、春秋

伏羲司春,是史有明文的,《帝王世纪》云:“燧人氏没,庖牺氏代之继天而王,首德于木,为百王先。帝出于震,未有所因,故位在东方,主春

有人说了,伏羲主春有明文可证,但是女娲司秋没有文献记载,实际上女娲的记载,仅见于《山海经》之《大荒西经》,其文曰:“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粟广之野,横道而处”。

我们知道,大荒经中是以四方对应四时,那么西方自然就对应着秋季。此外,头顶太阳、尾含月亮的图式,一日一月象征着日月运行,所以伏羲女娲可以代表了微缩宇宙的时间性质。

2、规矩

“天圆地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定下的是微缩宇宙的空间性质。关于伏羲女娲执规执矩,既有文献可考,也有图像可征。

先说文献,在《淮南子·天文训》中记载:“方方木也,其帝太昊,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汉书·魏相传》也说:“东方之神太昊,乘震执规司春”

由此可见,太昊即伏羲,通常是应该执规的。那么与之相对应的,女娲则应执矩。即应该是这样对应的:

“规——圆——天——阳——伏羲”

“矩——方——地——阴——女娲”

但是,我们在考古资料中所见,伏羲女娲却并不是完全按照这个对应来分执规矩,不仅有时候会发生倒置,甚至在同一座墓葬中,伏羲既有持规也有持矩的现象(山东费县潘家疃画像石),也有伏羲女娲均持矩的现象(陕西绥德汉画像石)。

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发生混乱,恐怕这与画像的直接制造者——工匠有关了!

这些工匠在发挥创造的同时,往往会带有一定的随意性,有学者统计,汉代所有伏羲女娲分执规矩的图像中,伏羲执规出现7次,执矩出现了11次;女娲执规出现12次,执矩出现5次。总的来说,女娲执规、伏羲执矩的情况会更多一些,这就和文献所载,发生了有趣的碰撞。

但不论如何,伏羲女娲手执规矩,其中分立天地的意味不证自明。

3、男女

女娲于人类有两大功德,一为补天,一为造人,结合之前与伏羲兄妹之间结合的故事,一男一女背后隐喻地自然是生命的繁衍与转换。

那么,古人为何会选用蛇类来作为生命形态的宿体?我们从号称神话渊府的古籍《山海经》中,或许能找到一丝线索。

伏羲的形象在《海内东经》中有载:“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在吴西。”

女娲的形象在《大荒西经》中有载:“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伏羲龙(蛇)身没有问题,而“女娲之肠”这种曲曲弯弯的形态,或许也是来自蛇的一种比拟。龙/蛇在此,便成为伏羲女娲形象的特殊载体。不仅如此,蛇类拥有的神奇特性,比如交尾(繁衍)、蜕皮(重生)、冬眠(永生)也是古人崇拜的根由。

至于,为什么是人首而蛇身,不是蛇首而人身呢?这其实这代表了人的双面性,同时也是人类自我意识的一次重要觉醒。还是以《山海经》为例,其中半人半兽之神本身有两种形态:

人首兽身、人身兽首

那么,在《山海经》世界中哪种形态又占据主导地位呢?根据统计资料,《山海经》中半人半兽之神86位,人面/人首兽身的占64个,占74%,鸟头、龙头、兽头的5位,只占7%。

说明什么?说明在兽的形象中隐藏着人,人占据着人兽组合体的主脑与灵魂。关于这点,黑格尔从美学角度进行分析,认为人首象征着精神,兽身则象征着物质,而半人半兽的寓意,则是要精神突破物质。

回到伏羲女娲这里,两者皆为人首蛇身形象:

人首在上,意味着人的理性层面在上,人首具有智慧、具备理性思考能力;

蛇身在下,意味着人的本能层面在下,蛇身具有动物的本能神性,如前所述。

总结一下:以伏羲、女娲形象为核心的墓内空间,已经完全转化为一个微缩宇宙,伏羲女娲本身所具备的时间、空间、生命三种秩序的建立,使得逝者得以摆脱凡世的时空约束,在此完成永恒的追求:

“千岁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庄子·天地》

本文伏羲女娲为何人首蛇身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

猜你还喜欢的

大家正在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