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真 男神 我迷上了隔壁老王 虽然他满手煤油味 还只会修钟表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真 男神 我迷上了隔壁老王 虽然他满手煤油味 还只会修钟表织绣镶嵌书画钟表木刻每一天,千百年前的文物,都在这些匠人的手中被抚触修复完善最后重新看起来别来无恙,焕然一新都说每个专注工作的人,头顶上仿佛都在发光所以,当纪录片走红,这些手艺人也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去年最红的纪录片,要数《我在故宫修文物》了,不仅在豆瓣评分高达9.4,还推出了同名大电影,这在纪录片领域,可不多见~

这部纪录片没有宏伟的家族史诗,也没有波澜壮阔的山河美景,只是讲述着一群在故宫高墙内十年如一日修复文物的传统“手艺人”,讲述着这一群普通人每日的生活。

说起工匠和匠人精神,其实大家脑中想到的应该是日本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日本把从中国学习到的技术,用处女座般追求完美的精神用在了手工制作上。以致于时常有“中国缺失了匠人精神”的呐喊与反思。

而这部纪录片,正是回答如上问题的最佳解释——中国的匠人精神,并不比任何一个国家弱。

织绣、镶嵌、书画、钟表、木刻……每一天,千百年前的文物,都在这些匠人的手中被抚触、修复、完善、最后重新看起来别来无恙,焕然一“新”。

都说每个专注工作的人,头顶上仿佛都在发光。所以,当纪录片走红,这些“手艺人”也成为了大家心中的男神女神。

今天,小妹要说的正是他们其中的一位——钟表工匠师王津。

一生“钟”一事

论说钟表的修复技艺,是唯一在故宫里一直绵延下来,没有断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被赶出皇宫,钟表匠人却始终留在紫禁城内。

而王津,正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代钟表修复技艺的第三代传承人。

他的出场很安静,只看到他戴着长方形半框架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又很腼腆,话不多,一直在专心修复名为“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的钟表,那是在库房里呆了100多年的老古董,它的原主人是乾隆帝。

一点一点的磨合,一点一点的嵌套,在他的一双巧手之下,那历经百年时光雕琢的钟表,重现出了当年的风采。

此刻,他一直保持平静的脸上,终于洋溢出了笑容。

今年是王津在故宫的第40个年头,都说这个世上存在“缘分”一说,王津与故宫的“缘分”,似乎就是命中注定。

王津的曾祖父曾在故宫担任管理清军的后勤,祖父又是故宫图书馆的馆长。因此,王津从小就与故宫结缘。

1977 年,刚中学毕业的王津,被一个来自故宫博物院的通知改变了命运。那一年,王津的爷爷去世,故宫方面“照顾”王津,决定让他“接班”,当时的他16岁。

用王津的话来说,“当时故宫钟表室人少,我就给分来当学徒。”就这样,从小没怎么接触过钟表的王津成为了马玉良先生的徒弟。

这张20世纪80年代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是师徒两唯一的合影。

王津后来回忆道,师父不太爱说话,他就在师父身旁默默地追随研习。

师父马玉良先生留下的只有一张边缘被磨出凹槽的桌子,而徒弟王津,也拥有这么一张小木桌。

刚入行时,王津跟着师傅,先拆小闹钟,拿着练手,全部拆散后再组装。“这事不难,有个十天八天就会了。”但在此后的一年中,王津都是在这种“拆拆合合”中度过的。

刚开始上班,王津学会的第一件事儿不是修表,而是打水。

“每天下班,师傅都得洗手。他不洗手,谁也不敢动。这水谁打?总不能让老师傅临下班自己去打水吧?当徒弟的得有眼力见。”

传统的钟表修复讲究的是用煤油清洗机械构件。双手必须长年累月地浸泡在煤油里,有时候手一洗就是一个小时。

那时起,满屋子的煤油味,就一直陪伴着王津。

就算出门前刚用香皂洗过手,手上的煤油味却依旧掩盖不了。这也许就是专属于王津的气味吧!

煤油里含有重金属,长时间浸泡,手会有灼热感,但是对王津师傅来说,虽然烧手,但一切已然习惯了,因为“宁可伤手,不能伤文物”。

也正是有了王津师傅用煤油一遍遍的清洗,古钟的铜质零件才能焕发出久违的光泽。

40年来,王津数不清楚自己修过多少座钟,只一个概数:两三百座。但是由他经手的每一座钟,一提名字,当年修了哪儿,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说,“择一事,忠一生”这句话,用在王津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而且,当年的他,因为去钟表修复室里转了一圈儿,从此与钟表打了一辈子交道,如今,儿子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也成了一位钟表修复师。

这修钟表的手艺,一代又一代的传承着……

男神是这样炼成的

其实,如果只是有着修复文物这门手艺,王津似乎还不足以成为网友心中的“故宫男神”,毕竟节目中还有很多80,90年代的“小鲜肉”。比如,陶瓷组萌萌哒年轻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格魅力,让网友一致认为他是心中的“男神”呢?

同样视王津为男神的小妹,就来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责任心是基础

王津最迷人的时刻,大概是在工作的时候吧。

一份工作,做了40年,并且要求每一项工作内容都做到极致:在不到一毫米平面的中心下钻,垂直打出一个0.4毫米的孔,重现载入钢轴……

这看起来难度似乎极大的工作,在王津面前只能算个基本功。

他总说:“糊弄验收很容易,把毛病都找出来给它修补好了才行。”

在工作间,你也总能听到王津的喃喃自语:“你要从这代人开始糊弄,那后代人怎么办,怎么干呢?是不是?”

对王津来说,也许能一辈子骑着一辆1986年产的凤凰牌自行车回修复室,一辈子修文物,就是最快乐的事情吧~

为人质朴更加分

2015年,在海峡两岸钟表珠宝博览会上,台湾著名收藏家黄嘉竹带来了一件得意的藏品——英国女王送给女儿维多利亚的一块怀表。

在一片追捧声中,黄嘉竹拉着王津,执着地询问:“故宫有没有这样的表,这上面有女王的亲笔签名哟。”

王津仔仔细细地把怀表放在手里端详了一番,诚恳地摇了摇头,黄嘉竹心满意足:“故宫没有这样的表哦~”

其实两人刚见面时,黄嘉竹就毫不避讳地对王津说:“只要我有两三件故宫没有的话,就很开心。”

面对钟表收藏家的炫耀,王津只是淡然一笑。

回了北京的工作室后,王津谈论起这件事来,笑言:“可能就是想跟故宫比试比试吧。”此外,没有更多评价。

不过后来,王津还是忍不住强调下故宫钟表在“文物界”中的一线咖位o(∩_∩)o

王津修复的每一件钟表,都是世界上价值连城的珍宝,然而这些可以用货币来衡量的价值,却不在他的不在考量范围之内。他感叹的是几百年前的老玩意儿,为何设计得如此精巧,并想用自己的双手,传承前代的珍品。

王津曾对徒弟亓昊楠说:“当我的徒弟,只有两个要求,第一是心静,没有安静、平和的心,你干不了这个;第二是心净,要甘于寂寞,抵住诱惑,别长一点儿本事,就琢磨转行挣大钱,那你要是真坐不住,你就改行。”

这就是大国工匠的底气和质朴。

有时候,王津也会到钟表馆参观,像个游客一个。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地知道这些陈列在橱窗后的珍宝经历了什么,这些珍宝也凝结着他半辈子的心血。

他会开心地像孩子一样对着展览柜里的文物笑,更多的时候是自言自语,或者对镜头描述修复这件文物时的细节。

时而说些人生感悟:“有时候你不觉得,但回想起来,这人的一生真是挺快的。工作的这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

40年太短,都不够王津把故宫的钟修完。但他知道,在他之后,还会有无数个“王津”出现,像他一样,静静地坐在近600年的故宫大院里修文物,在时针秒针的滴滴答答中,见证历史,走完一生。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

最新消息:《真·男神|我迷上了隔壁老王!虽然他满手煤油味,还只会修钟表…》相关视频内容,可关注微信公众号(starxinbei)阅读。

本文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

猜你还喜欢的

大家正在看的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