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恐龙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恐龙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在长达1.5亿年的时间里,恐龙统治着远古地球,生活范围遍布如今七大洲,进化出一系列适应环境的外观和身材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恐龙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这只曼特尔龙于1914年出土。

摄影:paolo verzone

在长达1.5亿年的时间里,

恐龙统治着远古地球,

生活范围遍布如今七大洲,

进化出一系列适应环境的外观和身材。

而它们留给我们可研究的,

却只有在少数环境中才能形成的化石。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还致力于保护和研究多种多样的化石。图中为博物馆策展人抱着一块山岳龙的化石,这是我们迄今发现过的最古老剑龙。

摄影:paolo verzone

即使科学家已经对1100多个灭绝恐龙物种做了编目,它们也仅仅只是恐龙家族的一小部分。

但是!最近一场被大量新化石和创新性研究技术所推动的革命在改变之前的局面。

1850年代,当斑龙被做成伦敦水晶宫公园内的雕塑时,艺术家从现代鳄鱼身上汲取了灵感进行创造。而如今,科学家了解到这种恐龙其实是两足行走的动物。

摄影:paolo verzone

最近几年,

跨学科实验成为新时代对恐龙研究的典型设置。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插画:davide bonadonna

现代计算机使科学家能够处理庞大的骨骼特征数据集,并建立恐龙谱系图。

骨骼切片比打印纸还薄,高精度检查揭示了恐龙发育高峰的跨度和时机。

(点击下图查看高清版,以看清字迹)

制图:jason treat, ngm staff; mesa schumacher. 3d rendering: sinelab. sources: lawrence witmer and ryan ridgely, ohio university; david c. evans, royal ontario museum

通过使用特定的计算模型,古生物学家几乎可以模拟6600万年前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场景,来观察在末日寒冬里,恐龙栖息地缩小的情形。

二十多年来,大量冷冻动物尸体通过ct扫描仪进行研究,其中也包括这只暹罗鳄。古生物学家会通过扫描现代动物来复原和解读灭绝恐龙的内部解剖结构。

摄影:paolo verzone

医学ct扫描也被运用到恐龙研究中。研究人员以虚拟图像的形式将骨骼与外围岩石分离,最大程度保留恐龙皮肤印痕。

古生物学家通过ct扫描表明恐龙的主要种群都进化出了独特的颅内空气调节系统,以防止大脑过热。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制图:jason treat, ngm staff; mesa schumacher

3d renderings: sinelab. sources: ruger porter and lawrence witmer, ohio university

欧洲同步辐射光源是一个粒子加速器,它以接近光速抛出电子。电子束绕行时,沿环形轨道排布的磁铁使粒子流弯曲。这种干扰使粒子释放出世界上最强烈的x射线——专门用来检查常规ct无法扫描的化石内部,能看到化石最微小的隐秘特征。

被扫描过的化石图样,制作成了3d打印示例。其中有一个历史超过2.5亿年的巢,扫描的精细程度之高,足以分辨出人类红血球那个尺度的细节。

这个化石鸟蛋是在非鸟恐龙灭绝数千万年之后产下的。尽管如此,还是可以用来分析出更古老蛋壳的化学成分。

摄影:paolo verzone

x射线重现了蛋内的胚胎头骨,甚至包括恐龙孵化前的小牙齿。而现代壁虎的胚胎也有这样的牙齿——尽管壁虎和恐龙最后的共同祖先生活在超过2.5亿年前。

这些工具,让今天的科学家不仅彻底改变了我们对恐龙的流行文化观念,而且从某种意义上,也在让这些非凡的生物复活。

河中怪兽

有一队科学家们连续数年往返北非,追寻一种极其古怪的恐龙,河中怪兽——埃及棘龙

摩洛哥撒哈拉沙漠,一支由古生物学家、学生和专业挖掘人员组成的团队正在寻找埃及棘龙化石。

摄影:paolo verzone

科学家们在摩洛哥哈桑二世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注视着新发现的棘龙骨骼。

摄影:paolo verzone

埃及棘龙的古怪之处就在于 ——《自然》杂志上公布出土的尾部化石——其形状像一个约5米长的船桨。这是迄今为止,在大型掠食性恐龙中发现的最极端的适应水生生活的特征。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制图:jason treat, ngm staff; mesa schumacher. sources: nizar ibrahim, national geographic explorer; michael habib,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 yaser talori and others, computational biology, may 2019; gareth dyke and others, nature communications, september 2013

科学家对埃及棘龙进行了实验,

利用高速摄像机机器人了解它们如何游泳

实验结果表明,

棘龙的尾巴在水中向前推进的能力,

是与之有亲缘关系的陆生恐龙尾巴的八倍多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这种野兽,

体长甚至超过霸王龙,

曾像鳄鱼一样,

在远古的河滩边对着猎物蠢蠢欲动。

随着关于恐龙的新发现越来越多,对它们的模型进行修改也越发有必要。图中是工匠为一只实体大小(10.5米长)亚成年棘龙铸造出符合最新发现的大尾巴。

摄影:paolo verzone

“鸡龙”?

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布胡拉尔发现鸟类头骨可以说是在古代恐龙幼年头骨基础上的发挥:年轻的恐龙头骨更薄、更柔韧,鸟类利用这一点进化出了喙。

图中为耶鲁大学古生物学家布哈特-安贾·布胡拉尔,手中拿的就是腔骨龙头骨。他的研究表明,进化过程中的古鸟在成年后也保留了灭绝恐龙的幼年头骨特征,为鸟喙的出现做好了准备。

摄影:paolo verzone

他还证明通过阻断喙生成的关键分子途径,能让鸡的胚胎长出始祖鸟一样的口鼻。

如果有人突发奇想,要把一只鸟的基因改造,制造出“鸡龙”,第一人选大概就是布胡拉尔了。

在布胡拉尔的实验室里,染色的鸡胚胎发出幽蓝荧光,等待在显微镜下接受检查。

摄影:paolo verzone

自90年代起,辽宁省的农民、研究者和化石交易者带来了数百块化石,颠覆了我们对恐龙外貌和行为的理解。其中许多化石保存了羽毛的痕迹,证实羽毛在恐龙飞行之前就已经进化出来。

2014年,研究人员宣布在加拿大西部发现一只埃德蒙顿龙,它的头顶就像公鸡一样,有一块木乃伊化的鸡冠状肉。这种恐龙早已被人类发现,但始终没人知道它们居然有这种像鸡一样的结构。

通过复原技术,

我们有了一些令人震惊的发现。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插图:jason treat, ngm staff; mesa schumacher. sources: michael j. benton, university of bristol; michael habib,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 michael pittma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曾生活在中国境内的有羽毛的近鸟龙,

头上长红色的冠;

早期鹦鹉嘴龙为了伪装,

其实有着红褐色的皮肤。

2018年,一支国际团队报告,

彩虹龙的羽毛曾经闪耀着七色彩光。

在电影中,恐龙总被塑造出一味横行霸道的形象。事实上,它们煞费苦心地相互求爱,为社会地位争斗不休。它们会骨折和感染。它们吃虫子,啃蕨类植物。它们的日子其实就像如今窗外的鸟儿一样简单又丰富多彩。

(滑动下图查看完整版)

插画:davide bonadonna

在现代科学的助力下,科学家们平均每年能发现大约50个新恐龙物种,而几十年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速度。

本文选自

美国《国家地理》中文版《华夏地理》10月刊

购买2021《国家地理》中文日历

,

本文恐龙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

猜你还喜欢的

大家正在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