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李香君出自哪部作品 秦淮八艳之李香君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李香君出自哪部作品 秦淮八艳之李香君知道这李香君那是很早以前了,文革前看王丹凤演的这同名电影,那时还小,除了只记得她不屈碰几角,血流不止,还有就是她看见那个男人脱下披风,显出清人特征的长辨,那双睁大双眼吃惊的神态,其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李香君出自哪部作品

旧曲渐朦胧,桃花扇底风

说起那秦淮八艳,全部能数出来名字的怕没几人,在能数出来的几艳中,这李香君肯定是位列其中,我是在看单雯演的昆曲《桃花扇》才想起,这也是个值得一写的人物。于是便边看边写,信马由缰了。

知道这李香君那是很早以前了,文革前看王丹凤演的这同名电影,那时还小,除了只记得她不屈碰几角,血流不止,还有就是她看见那个男人脱下披风,显出清人特征的长辨,那双睁大双眼吃惊的神态,其它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李香君,明末苏州人,是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艳之一。她歌喉圆润,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她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名士追慕。

李香君身边时时带着一把绢扇,扇面是洁白的素绢,上面绘着一幅色彩浓艳的桃花图,故称之为“桃花扇”。此扇之图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可为何李香君视为至宝呢?原来这扇面上的桃花,并非染料所画,而是以李香君的鲜血写成,上面凝结着她与情郎侯方域缠绵哀艳的爱情故事,也是她此生全部的希冀所在。

之所以认为值得一写,是因为她是八艳中性情最坚贞决绝者,一个青楼女子身上所体现的民族情怀,直使那时的名将名士们汗颜,在八艳中我最为佩服和敬仰的只有这李香君和柳如是了。

南明一朝,风雨飘摇,在清人铁骑即将南下时,南京城还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淫靡景象,小晏有名句曰:“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用来形容那时的情景很是贴切。

其实李香君长得并不算绝色,至少在八艳中怎么排也排不到前几位的,首次提出“秦淮八艳”之说的清人余怀在《板桥杂记》有记:“李香身躯短小,肤理玉色,慧俊始转,调笑无双,人名之为香扇坠。”但使他出名的是对爱情的忠贞以及高尚的爱国情操。

她所爱之人名叫侯方域,同魏禧、汪琬合称清初文章三大家,自是大才之人,父曾为户部尚书,名门之后。年轻英俊,风流多情;遇到李香君这青楼玉女当然很是欢喜,于是便将其“梳拢”了。

“梳拢”,好陌生的词哈,这其中有两层意思,一是妓女第一次接客伴宿。妓院中处女是梳辫子,接客后就梳髻;再有就是某人钟情于哪位妓女,就给妓院出一大笔钱,再举行个仪式,于是这女人就再不接客了,是你的专属了。至于这香君小姐是哪种情况就不好臆测了。

既然要“梳拢”,大把的银子是必须的,可谁知这侯方域却囊中羞涩,身无长物,于是他善画的好友杨龙友背地里找阉党文人阮大铖借来了银子,完成了梳拢仪式。

阮大铖,明末著名戏曲家和文学家,但人品却很是低下,属魏忠贤阉党奸臣,他此举是想拉拢侯方域,清浊自古不两立,当侯李二人得知银子来源后,在李香君的坚持下,变卖首饰,四下借贷还账,此事也为双方决裂之缘由。

后来侯方域避祸它乡,阮大铖逼李香君出嫁,李宁死不屈,跳楼明志,人虽未亡,但血溅到了随身带着的白卷扇之上,被杨龙友妙笔点染,血迹便成了一朵朵鲜艳欲滴的桃花,再以墨色略衬枝叶,一副灼灼动人的桃花图便完成了。这便是著名的“桃花扇”。

故事到这里就有了几多的歧路,有人考证侯方域降清,并参加了乡试,接李香君回到老家,但大娘不容,被赶了出来,在一个叫打鸡园的地方抑郁而终。死时年方三十。侯方域在痛苦与内疚中,为李香君立碑撰联。墓前树碑,碑上撰联:“卿含恨而死 夫惭愧终生”。在李香君去世仅一年后,年仅三十七岁的侯方域,也在忧闷中走完了自己充满惆怅悔恨的人生之路。

另一说是出自余怀的《板桥杂记》和叶衍兰《秦淮八艳图咏》中,李香君同侯方域失散后流落栖霞山,和八艳之一的卞玉京一起出家为尼,独卧青灯古佛旁了。

再一说当然就是孔尚任《桃花扇》的结局,历经劫难的侯李二人在栖霞山相逢,本想隐居,但被一道士点拨后,双双出家,另外还有栖霞山桃花涧,终其一生的。

至于其它的如源自著名剧作家欧阳予倩先生改编过《桃花扇》剧本。该剧本将结尾改成侯方域剃发留辫,改换清服入仕,李香君愤而和其断交之说。那是出于宣传抗日的需要,而对历史作了虚构,不能信以为真的。

不管李香君有多少个结局,总是与凄凉相伴,但她确实是忠烈的,贞节的,是一个具有抗清思想的侠义女子。所谓“青楼皆为义气女,英雄尽是屠狗辈”,在李香君形象的对比下,那些号称大明栋梁之臣的人,岂不愧死。

林语堂先生是极其欣赏李香君的,他甚至把《桃花扇》一剧中李香君痛骂奸贼阮大铖的一段唱词,与岳武穆的《满江红》相提并论,说都是动天地,泣鬼神的文字。他将自己书斋中一盆花命名为“李香君花”,还题诗一首:

“香君一个娘子,血染桃花扇子,气义照耀千古,羞杀须眉汉子。香君一个娘子, 性格是个蛮子,悬在斋中壁上,教我知所管制。如今天下男子,谁复是个蛮子,大家朝秦暮楚,成个什么样子,当今这个天下,都是骗子贩子,我思古代美人,不至出甚乱子。”

哈哈,虽是上不得大雅之堂的打油诗,却也反映了他对李香君的仰羡之情。

本文李香君出自哪部作品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

猜你还喜欢的

大家正在看的